快捷搜索:

思念,独自的梦

落叶轻风,不过只是一时兴起,哪经得起千世不愿

彷佛,许久的等候都已消掉不见没有闲情再去爱好任何一片喧闹的角落,唯独盼望有人可以赠与我一席的寂静,轻轻躺下去,览阅繁星闪烁,抚摩草地柔嫩,忆起不如风的旧事然后,随手一勺清澈的流水,吹成迷蒙薄雾,让月光把川流不息的光阴竣事,回到朦胧的初始一刻,让我能改变当初的选择,错过那一趟车,没有见过你,也不会熟识你

----题记

留下一首无言诗,我已不在,请忘了我

无言,缄默沉静,轻言一世分袂了孤独风雨已连珠,屋檐漏处,经不得起阳光不复

缅怀,已是着末的勇气待得初始那一刻,夕阳染红了天边,贪图的边缘在云海中若隐若现,身边响起认识的歌,似曾了解的感到,每一次的影象澎湃,刻骨铭心不管是和你在一路的那些担心受怕的韶光,照样你走之后留下的每一句话,今后不会在有什么泪水,到着末多么想在奉告你多一点,然后拼尽全力奉告你,你要珍惜,我不停在这里

我的缅怀,似若溪流边的风车,随风而迁移转变,而你是从远方颠末的风你的心情,是我的牵挂你镇定,我漠然;你心烦,我焦急

梦境迷幻,一心不换,人去人赶,曲终人不散珠连壁合相见欢,不舍看,经年惨淡,丝絮缭绕鲜丽,真情亦得一声叹默默阡语,叠叠陌言,莫言一众人生转,无流年,蓦然追念樱花祭,七载岁月,竟此不屑一顾

梦魇的笑脸,挥之不去的变更,谁愿为我煮一碗清茶,与我说笑风声?写下一段忘水别年,蓦然追念,清晰了思绪,却忘断了尘世不贪,不念,完满若如南迁群雁,如斯该有多好?

现在的我,已经习气了独自走在大年夜街之上,看着人来人往的勿忙,忘怀了人间沉浮;也习气了带上耳机,听着别人的故事,回顾不属于我的未来幻想中的东篱,迷隐中的油伞,淡淡的风味,在脑海显了又去,去了又显人生,容若只是一场初现?我不向往尘凡过往,我无力去阻隔,也无法看尽,曾经如梦人一样,不懈凡间惧怕,欲问世界事,到头已耗费成事不关已何等可悲?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是否应是阳光妖冶,照样乌云密布无眠子夜,眼帘为何已经垂幕那韶光过境的背后,相濡以沫,净水之交,却赛过曾经不离不弃促流年,会忆起几千过往?默默落阡,除了留住若干好多循环,已无所眷恋,悄然闭眼

脱离永世比相遇更轻易,由于相遇是几亿人中一次的缘分,而脱离只是两小我的终局相遭灾,分别易,但众人看不到有缘无份的熙攘,总以为时机无限,以是不珍重眼昔人我们老是这样,悲哀时要一个肩膀,而兴奋时拥抱全天下韶光偷走的,永世是你眼皮底下看不见的贵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