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唉,班长

事实胜于雄辩,却为何肉眼凡胎照样偏爱自己的主不雅臆断?

闹哄哄一片,不雅众尽兴了,自是满意地脱离,看着无数聚光灯似的双眼垂垂散去,程独伊终于悄无声息地堕入了暗中

窗外,风掀起绿浪,余波中还听见议长的哂笑啊,班长,她认了,也忍了

天哪,她脑筋里一片空缺,“难道当班长就得遭遇这些毁谤么?”程独伊开始歇斯底里地叫嚷此时,议长却狗腿地跑了过来,依旧嬉皮笑貌地说着不着调的话:“你没事吧,我错了”她瞪了他一眼,不理会

她不清楚把班上同砚的演习试卷一一批改算不算供献;她不知道使用周末的光阴将图标做好贴在墙上算不算供献;她不明白 提醒同砚们一些小事算不算供献……或许这些都不算,对,程独伊你便是没有一点供献她心里默默地想着四周的桌椅开始扭转,暗流将她卷入了无底的深渊,她无依无靠,只能哭泣或许这些小事用不着她来提醒;搞好班级扶植原先便是她的责任;批改试卷也是她应该做的班级里这么多事她都有责任有使命去做,无言无声地做

梦思将泡沫纸打上胶水,爱理不理地说:“班长这个也得贴哈”好好好,我来帮你贴,程独伊她当时便是这么想的她在哭之前还镇定地吸收了蓝本是梦思的事情接下来便是眼镜男和刘议长的进击,“你有供献么?班长,你有供献么?”眼镜男在程独伊逝世后怪里怪气地问道啪嗒一声,程独伊受够了他们的悲不雅阻止,她愤怒地将拍在泡沫纸上在恶男夹攻陷她显然掉去了理智,忘怀了这泡沫纸板是用于班级扶植的身旁的围不雅群众看热闹不怕事大年夜地恫吓她:“班长你把纸板弄坏了,可是要赔的呦”“便是,你居然身为班长,还敢把纸板弄坏”“呵呵,你的供献不会便是破坏大年夜家的供献吧?”刘议长依旧不忘给她脑袋上扣个屎盆子仿佛这是一场非正式的弹劾会,议长和眼镜男带领着不明本相的围不雅群众对着程独伊便是唾沫星子横飞四溅地评头论足,而她也徐徐变到手无缚鸡之力了望着这一张张伸开的血盆大年夜口,她羊入虎口,却未有半句辩驳,她知道辩驳无异于对牛操琴,这些人早瞎了,心也盲了咸咸的是没有颜色的血腥味扑鼻而来终于清醒了,刚刚那短短的几十分钟真是不堪追念,那段令人作呕的回忆里满是犀利的讥诮戏谑,刺痛了她分崩离析的心程独伊不禁嘲笑起自己来,空有一副看似刚强的皮囊,却镶了颗脆弱的心她开始思考那些明枪暗箭的话语,关键词应该是“供献”思考着这个巨大年夜的词语怎么会从恶人小人的嘴里蹦出来?前人不是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到底是怕地痞有文化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